小说简介:

唐可心一直将唐默当做自己的哥哥,哪怕这个是她整个青春里少女情丝的唯一寄托,她也从未想过逾越这段关系,直到十六岁那年,她的哥哥亲手将他们的关系毁掉,将她拉进了不伦的地狱!

章节试读:

唐可心是哭着睡过去的,荒芜的梦里她做着各种怪诞的噩梦,直到肚子一阵闷闷的不舒服将她从噩梦中解救出来。

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。

她慢腾腾的爬起来,捂着肚子进了洗手间,从洗手间出来时,陈妈轻轻地打开了房门,端着一碗汤看到唐可心,和蔼的笑着。

“小姐,你醒了。”

陈妈端着汤进来,放在床头柜上。“喝点汤吧,我刚刚熬好的。”

唐可心看着陈妈一脸怜爱的模样,尽管不想喝,还是拿起勺子尝了几口。“很好喝,谢谢陈妈。”

陈妈乐呵呵的笑着,然后看着唐可心放下勺子,神色变得有些担心。“饿不饿,我去做两个菜给你吃,现在你要多吃一些,身体才能恢复的快一点。”

“我不饿。”淡淡的拒绝,听得陈妈心里很不是滋味,想了想,她又开口问道:“要不批件衣服,我们下去走走吧?医生说让你多走动走动,对身体好。”

唐可心摇了摇头。“我不想动。”

所谓的走动,也不过是从楼上走到楼下,最远也绕不过房子周围,不能回学校,不能回家,干吗还要走?

陈妈张了张口,还想说什么,但见着唐可心朝着床边走去,她只能帮她拉开被子,看着她躺下去,然后叹了口气,端着没喝完的汤出去。

唐默推门进来时,恰好看到陈妈走下楼梯,手上还端着汤碗,冰冷的神色不着痕迹的柔和了些。

“这几天她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早上医生来瞧的时候,说小姐身体还没有好全。”陈妈顿了顿,继续补充道:“这些天,小姐一直闷闷不乐,昨天还哭了一场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绕过陈妈,他径直的朝着楼上走去。

打开房门时,房间里静的出奇,甚至没有她的呼吸声,他心里一慌,急着往床边走去,看着她躺在被子里安静的小脸,提起的心才放下来。

陈妈不是说每天都给她炖补品吗?怎么比之前更瘦了?

伸出手,他想去摸一摸她,手还没碰到她的脸颊,那合着的眼睛倏地睁开,迷蒙的眼神中带着恐惧。

他收回手,紧紧地攥了攥,开口问她:“怎么样了?”

本是关心的话,在唐默的嘴里出来之后就变味了,冷冰冰的。

“谢谢哥,还好。”

唐可心撑着身子坐起来,视线落在别处。

“你要说什么直接说吧。”

她舔了舔干涩的唇,迟疑了好久才开口:“哥,我想搬出来,我想去看我妈。”

她的声音是颤抖的,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,她维持自己正当的权利,竟然会怕,讲到后面,声音都已经小的快要听不到了。

“搬出去?”唐默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,盯着她的眼神折射出刺骨的危险。

感受到周围的低气压,唐可心讲话都磕磕巴巴的。“哥,哥,你放我走吧……”

话音落下的那一秒,一只有力的手掌落在她的头边,她甚至来不及喊叫,柔软的身子就被他牢牢地包裹在身下,另一只手已经摸进她衣服里面。

潋滟的水眸撞进他深邃的瞳孔中,那黑眸里染了浓重的欲色,觉察到他要做什么,唐可心真的急了,手不停地推搡着唐默,身子在他粗暴的动作下瑟瑟发抖。

“哥,不要,不可以,我那里还没有好,不可以……”

话还未讲完,带着烟草气的吻便粗重的落了下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