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唧唧帝 > 资讯 最强魔帝混花都结局是什么 牧北辰凌语薇完结小说在线阅读

最强魔帝混花都结局是什么 牧北辰凌语薇完结小说在线阅读

时间:2018-12-18 17:12:05编辑:冰兰

最强魔帝混花都

最强魔帝混花都

作者:秋变

类型:都市

大小:141501

状态:已完结

内容概述:火爆新书《最强魔帝混花都》是知名作者秋变创作的都市言情小说,主角是牧北辰凌语薇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下...

手机APP阅读

141501 次点击

经典神书《最强魔帝混花都》是来自作者秋变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,男女主角是牧北辰凌语薇,情节引人入胜,强烈推荐。主要讲的是昔日他是肆虐星空的最强魔帝,以神为奴,以仙为仆,好不快活!一朝被暗算,与敌同归于尽,万年后,一缕真灵转生成地球少年!高贵冷艳的校花,温柔体贴的老师,可爱清纯的邻家萝莉,以及妖娆美艳的神秘杀手……这滚滚红尘,看他如何扮猪吃虎,游戏人间,彰显魔帝风姿!

《最强魔帝混花都》 第1章 魔帝归来! 免费试读

吴越市,东区郊外的一处小别墅内!

“啊!”

一道极为高昂的尖叫声响起,让牧北辰眉头一皱,眼睛迅速睁开,发现左边脸已经肿了,视线模糊不清。

凝神看去,这似乎是一个特地建造的密室,没有窗户,颇大的屋子内只有一张铁床,还有坐在床上,和自己绑在一起的美女。

这名美女拥有一张绝美的面庞,肌肤胜雪,端庄秀丽,尤其是一双美丽的明眸,略带些朦胧之感,让人留下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。

细看下去,却又会发现一种女强人气质,齐肩短发,干净利落,有种拒人千里外的冷艳。

然而此时,这张绝美的脸上,充斥着愤怒和羞恼。

原来绑匪找了些宽胶带,把牧北辰和她面面相对,粽子般绑到一块。

两人坐立不稳,只能够倒在床上,美女像叠罗汉一般,压在牧北辰身上,嫣红的小嘴吐气如兰。

本就因为夏季穿的不多,显得双峰弹力十足,紧贴着牧北辰胸膛。

“牧……牧北辰?我们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!”

听了这句话,牧北辰眉头皱的更加深了起来,这女人好胆,竟敢直呼我的名讳。

牧北辰,黄泉星域之主,肆虐星空的最强魔帝——劫天魔帝!

自少年时得到奇遇,一朝化龙,搅动风云,纵横万界不败!

征服黄泉星域之后,更是盘踞时空,拥有无穷伟力,差一步便可以成就合道圣人,超脱永恒也不是妄想!

但是……

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我不是遭到埋伏,和上个纪元留下来的那些老怪物们血战吗?”

“我不是已经逆转天心我意决,同归于尽了吗?”

“难道”

“我牧北辰没有陨落,竟然转生归来了?”

就在这时,大量陌生的记忆,仿佛潮水般涌入,开始冲击他的脑海。

牧北辰心中,宛如翻江倒海一般的惊骇。

他,真的回来了!

万年之后,牧北辰重生在地星一个同名的少年身上。

这是吴越市一个声名狼藉的废物遗腹子,而且还是一个倒霉鬼。因为目睹一桩绑架案,被顺带掳走,一巴掌打晕死过去。

“放心去吧,你的恩,你的仇,我一并承担!日后再无人敢轻视,牧北辰这个名字!”

说完这句话,牧北辰浑身一松,这具身体的残魂已经彻底消散!

不过,牧北辰感受着体内空荡荡的精气,从未有过这样的衰落,嘴角不由扯过一丝苦笑。

旋即,牧北辰眼光陡然一凝。作为踏着诸天神佛的累累尸骨,一步步杀上去的最强魔帝,岂会甘愿如此!

想到这里,牧北辰不禁面露冷笑,一道寒芒在眼中一闪而逝。

一万年了,我终于等到这个机会。

寂灭道祖,红罗魔祖,荆剑仙子……

你们没有想到,我牧北辰会重生回来了吧!

这一世,我会亲手剥夺你们的一切,将你们打落尘埃!

你们等着,我失去的东西,我一定要亲手拿回来!

这一天,不会太久!

“混蛋!你别动啊!”

就在牧北辰沉浸在往事之时,那名绝色美女的怒斥,再次响起。

凌语薇都要哭出来了,作为吴越市市花,堂堂的云裳集团美女总裁,天之骄女!

哪里受过这种委屈!

绑了整整一夜,凌语薇四肢酸麻,身体扭动了几下,身下的牧北辰又不老实,美人玲珑的娇躯,软玉温香,这么一蹭,不免有了身体反应。

凌语薇此刻感觉到,小腹下那个坏东西蠢蠢欲动,又羞又恼。

牧北辰头部与她挨得极近,耳膜欲破,呵斥道:“没胸没屁股的臭丫头,你别叫了!”

凌语薇看了他一眼,只见牧北辰嘴巴和自己樱唇不到一寸,彼此之间呼吸可闻。

顿时又尖声叫了起来。

牧北辰有点不耐烦,厉声道:“你再叫一句,信不信我马上扒了你的衣服!”

凌语薇顿时噤若寒蝉:“这家伙言语粗鄙无礼,若真将我……”

那可没脸再活了!

凌语薇渐渐平静下来,不再如先前那般惊惶失措,六神无主。

她从小娇生惯养,父母视为掌上明珠,执掌云裳集团之后更是风光无两。

此刻被牧北辰紧紧拥抱,虽隔着衣服,亦能感受他遒劲的肌肉,阵阵收缩颤动。早就将她羞得满脸通红,浑身发热,只觉的肌肤敏感无比。

凌语薇极不愿意去想当前的状况,却隐隐感觉自己将遭不幸。

心中大恸,顿时流下泪来。

“嘭!”

那密室的门,一声巨响之后,突然被踢开,几个高大人影冲了进来。

其中首领是个有着刀疤脸的壮汉,大约二十七八岁。

旁边几人也打扮的流里流气,像是混混,只差没在脸上刻上“我是坏人”几个字。

“狼狈为奸?”

看到这个刀疤脸的壮汉,凌语薇浑身一个激灵,顿时想起来,

“你……你难道就是三月前,做下罗航大案中的狡狈令狐群!”

罗航市,吴越临近城市。

虽然比不得吴越市省会的地位,但也是省内前三的大城市。

三月之前发生一场惊天大案。

狡狈令狐群以一人之力,将罗航九区地下势力,一网打尽,血流成河!

那一次,轰动了整个天南地下势力,连凌语薇都有所听闻,忌惮不已。

之后,干下好大事情的狡狈,却不知去向。

凌语薇难以置信,绑架自己的竟然是这个凶名赫赫的巨匪!

看着凌语薇震惊的模样,狡狈令狐群心中暗爽,拿眼上下打量着凌语薇,心道,这美妞真是火辣!

本来绑来要杀掉的,顺带旁边那个倒霉鬼,不过谁想李少朝令夕改,想要玩玩!

不过胸大屁股翘,身段窈窕丰腴,大腿看起来又很丰满,床上最是好玩不过。

他娘的,早知道有此尤物,就不练这身童子功了!

令狐群被凌语薇美色所诱,一时忘了说话。几次跃跃欲试,又强自压抑下来,修炼不易,不愿意废了二十年的功力。

牧北辰默默留意对方情况,大约在九个左右,狡狈令狐群是首领,腰间鼓鼓囊囊看起来有枪。其他人持有砍刀之类的武器,战斗力也不弱。

牧北辰刚刚转生,实力低弱,手脚还被绑住,热武器对牧北辰有一定威胁,此刻反抗并不理智。

倒不如故意装作没有威胁的样子,只要有机会,凭借千锤百炼的武技,牧北辰必会暴起出手,要他的命!

令狐群非常谨慎,约莫是习惯,自己藏在后面,让手下顶在前面,位于牧北辰的盲区,让他没有机会出手。

叮铃铃!

正在这时,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令狐群看到显示出来的名字,立刻恭恭敬敬走到外面,接听起来。

“是,李少,已经准备好了,这就给您送去!啊,您要亲自来,好好,……”

机会!

牧北辰扯开腿上的绳子,从地上一跃而起!

他就像一只蓄势已久的猎豹,猛扑向猎物。

瞳孔里,射出慑人寒光!

几个绑匪来不及转头,其中一人脖子被活生生扭断,狠狠撞向另一个人。

嘭!

血肉横飞!

旁边两个绑匪惊骇的睁大眼睛,正要大叫求救,牧北辰夺过砍刀,转而攻去。

呲啦!

这一刀,如浮光掠影一般,带起两颗冲天而起的头颅!

“老大……”

一个绑匪不住往后退,话刚出半截。

牧北辰箭步冲上去,最快速度连捅三刀,刺入,拔出,又刺,拔出,再刺……

他扑通一声倒在地上,失去生命活力。

牧北辰出手极其狠辣迅猛,整个过程两秒都不到,杀人都不眨眼睛,手段比侩子手凶狠十倍!

剩下三个绑匪见此大为恐惧,见牧北辰一言不发走过来,立即跪地求饶起来。

“别……别杀我,我不想死啊!”

“这都是李少逼我们做的!不关我们事啊!”

“我们知道错了,您大人大量,饶了我。我以后必定以您为尊。”

“……”

令狐群听到动静推门而入,见此转身欲逃,可还不等他跨出门外,牧北辰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,一张脸直直贴到墙,牙齿碎了一嘴,手机摔到一边。

努力想要爬起来的令狐群满嘴是血的回过头来,惊恐的看着浑牧北辰犹如魔鬼般一步步的走了过来。

“饶……饶了我,我可以付出任何的代价!”

“我的脸是你打的!打了老子的脸,还想缓和!”

牧北辰双眸含恨。

转生的这具身体单薄无力,根骨羸弱。

也就一张脸还有可取之地了,容易吗!

绝望的令狐群看着一步步走来的牧北辰,一边向前爬,一边求饶着。

“不管你是谁,别插手这个事情!不然……”

而就在这时候,一道声音,却是突然传了过来。

令狐群一愣,随即转头一看,这才发现,原来自己刚才被甩出去的手机竟然还没有挂断。

此刻,看到那遍布着裂痕的手机之后,令狐群满脸绝望的神色,瞬间转化为狂喜,赶紧拿过来接听。

“师兄,您马上就到!哈哈,太好了!”

紧接着对方的一句话,更是让令狐群兴奋的差点跳了起来。

电话挂断之后,令狐群整个人猛然跳了起来,满是鲜血的脸上,充斥着亢奋!

狡狈师兄!

血狼屠天!

当听到令狐群的话语之后,密室内顿时一静,呼吸声都听不见!

令狐群已经如此厉害了,一个人便可横扫整个罗航,甚至能够杀死罗航前任霸主狼王!

那么令狐群的师兄又将厉害到什么程度。

想到这里,凌语薇看向牧北辰的目光充斥着担忧。

在凌语薇眼里,牧北辰即便是战胜了令狐群,那也只是一个巧合而已,主要原因是令狐群太大意了。

而且狡狈令狐群不已武力见长,如果令狐群师兄一出手,那么等待牧北辰的,绝对是凄惨无比的下场!

此刻,剩下的三个混混脸上,恐惧一扫而净,反而露出浓浓的亢奋和快意。

“小子,你完了!我们老大的师兄可是赫赫有名的血狼屠天!你死定了!”

“嘿嘿!这个小子就算是打赢了我们老大又怎样?一样会败在屠哥的手里,那时候……”

“小子,你现在跪地求饶还来得及……”

同样想到牧北辰被自己师兄虐杀的场景,令狐群的脸上那道蜈蚣样的疤痕颤动不已,显然兴奋至极。

令狐群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牧北辰,狞笑道:

“哈哈哈,小子你棋差一招,我师兄就要来了!你完了!不管你多厉害,在我师兄面前都是土鸡瓦狗!你……”

啪!

狡狈令狐群的嚣张嘎然而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