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原创笑话海量更新,天天给你看好!
首页 > 段子 > 经典笑话 > 方言笑话

方言笑话

2015-07-10 发布 | 来源:网络 | 编辑:唧唧帝

有两个云南人到北京去游玩,听说北京烤鸭很出名,就决定去吃。刚坐下其中一个就对服务员说:去拿两只烤鸭来甩甩!
  等了一会,他们只见哪个服务员提了一只烤鸭在他们面前晃了晃,就走了。
  有一个等不急了,就把服务员叫来问为什么还不上他们的烤鸭,那个服务员说:你不是叫我提一只烤鸭来甩甩吗?
  注:(甩甩在云南方言中指的是吃)

树上各咎着两只巧,一只乖巧一只哈巧。哈巧对乖巧社:“你朝过挪一哈.”乖巧社:“挪不成,再挪奏载哈起咧!”哈巧社:“末四,载哈来饿搂着你。”乖巧害臊滴社:“哈松!”
  
麻雀遇见乌鸦问;你驴日的是啥鸟,黑的跟锤子一样。乌鸦,瓜皮,我是凤凰。麻雀:羞你先人,哪有这么黑的凤凰。乌鸦:贼你妈,我是烧锅炉的凤凰。
  
如过伤舔给饿挤灰让饿从来椅回地花,饿灰对那个女娃奢饿哀馁,入过匪要吧这端干情假伤歌椅接先地花, 饿希枉是椅弯撵
  
人和咬井都施马省的,补同的人施人塔马的,咬施咬塔马的 (人和妖精都是妈生的,不同的人是人他妈的,妖是妖他妈的)
  
鬼子扫荡俺们村,把村民集中到村口并喊到:”是八路的站出来!”俺们都向后退了一步而刘胡兰没动,结果被残忍的杀害~后面有个老汉说:娃是个好娃,就是反应慢了点~~~
  
一家陕西人在纽约唐人街开了家餐馆,儿子当服务生,老妈管收钱,老爸做大厨。 某一天,店里来了个老外,点了个套餐,吃到一半,“咣当” ,把汤碗打了。
儿子跑过去看了一下,说:“碗打了!”
老外想:“one dollar ……”
老妈听见声音,也过来看,见地上有个破碗,问:“ 谁打的?” ,
老外想:“ three dollar?……”
儿子说:“他打的!”
老外想: “ten dollar?!……”
老妈又说: “还得打一碗!”
老外想: “hundred and one?!?!……”
老爸正在厨房切菜,听见外面的声音,赶忙跑出来看怎么回事。忙乱中,忘了把菜刀放下。
五大三粗的老爸,手持菜刀站在餐厅里,老外一看,心跳加速,血压急升,但更让他心碎加崩溃的是老爸的一番话。 老爸对着正在加热炉上舀汤的儿子说: “烫,少盛点儿!”
老外: “ten thousand……”
(老外以惊人的速度从口袋中掏出钱包,把里面所有的钱倒在了桌上,然后像刘翔一样往门口狂奔……)
  
一乡党登大雁塔,刚登上塔的顶层,就碰到了几个外宾。其中一外宾热情地用英语向他打招呼:“哈喽!哈喽!”乡党不懂英语,把“哈喽”听成了“下(ha)楼”,转身就往楼下走。他边走边纳闷:“这几个老外怎么搞的,我刚上楼,他们凭什么就让我下楼,怎么管闲事管到中国来了?
  
陕西话:“今儿饿奏立到这儿,你娃司伙把饿动嘎子。保看你娃陪瓜子美,把饿兜急咧饿端直猫个砖赔到你萨哈!
  
“颡”字,陕西关中话读作[sa24],意为“脑袋”。
一次一个小学生向刚分来的、是外地人的班主任请假:“老师,下午给我请个假,我[sa24]疼的很!”.
老师说:“你到底是啥疼的很?”
学生答“我就是[sa24]疼的很!”
老师生气了:“我问你啥疼,你就说你啥疼,这不是故意跟我叫板吗!
  
陕西方言:新兵与班长
新兵入伍,授衔后,班长问一陕西新兵:"请用两个字形容你现在的感觉",
新兵答:"扎势",  
班长又问,三个字呢,  
新兵答:很扎势  
班长问:四个字呢,  
新兵答:扎势的很,  
班长问:五个字  
新兵答:额太扎势列.  
班长操了,打了新兵一耳光,问用七个字形容你现在的感觉, 
新兵委屈的答:"额再不敢扎势列".
  
陕西方言:三个陕西人作诗"
三个陕西人,同在花园里闲坐,忽然一人说道:“咱们今日闲着,何不各作一首诗耍耍?”他们商定就以园中的石榴、竹子、鹭鸶为题,一人作一首。
  
一人题石榴道:
青枝绿叶开红花,咱家园里也有他;
三日两日不看见,枝上结个大格答。
  
一人题竹子道:
青枝绿叶不开花,咱家园里也有他;
有朝一日大风刮,革落革落又革落。
  
一人题鹭鸶道:
惯在水边捉鱼虾,雪里飞来不见他;
他家老子咱认得,头上有个大红疤。
  
陕西方言:要不哦脑子灵光.还得多交100,
有一国三里滴农民.他走到列高新区.看到列好多高楼.僚扎列.咋盖哈这么高撒.保安过来大吼道[你干撒泥].农民答到[哦付高楼里].保安否[付到几楼列].农民否[18楼列].保安否[罚款180].农民否[为啥吗].保安否[付一层是十快.你付撩18层就是180快.这是拐家规定地].农民没法子就交列罚款180.保安拿到钱高兴滴闪了.农民看着保安滴闪了笑着否[他才是个傻*麻.哦将才都付28层列.要不哦脑子灵光.还得多交100.]


★那家伙豁类是开水
一河南人到西双版纳旅游,刚好遇到泼水节,他破口大骂: 谁豁里? 谁豁里? 导游告诉他:水泼到你身上是祝福你里! 他说:你不着!你不着!那鳖孙豁里是开水!
★母鸟与公鸟
树克叉上估兑着俩鸟,母鸟说:“格义人,往边启估兑估兑,把俺哩毛都弄枯处了”公鸟说:“看你那不竹贵样,枯处了补拉补拉不斗光牛了!鞋活啥勒鞋活!”
★河南人唱歌
北京人教河南人唱歌:“太阳啊,我伟大的母亲,你每天从东方升起,从西方落下………!”
还没唱完,河南人就说北京人:“你累不累啊,看我们是怎么唱的。”
河南人接下来唱到:“日头啊!俺里娘,你见天从东边日溜上去,从西边突路下来,你使里慌不使里慌啊?”...
★方言笑话
甲:你手里拿个啥 乙:破棉袄 甲:你杂不穿上里 乙:筛老咬 甲:你杂不逮逮里 乙:眼老小 甲:你杂不上吊里 乙:绳老糟 甲:你杂不撞墙里 乙:墙老倒
★河南人在南方
老吴是河南人,来到南方吃早餐,一进门就对服务员说:“小姐,水饺(睡觉)多少钱一碗(晚)?”服务员很不高兴,就说:“没有。只有馒头。”老吴说:“哦,馍馍(摸摸)也行。”服务员极为恼怒,骂道:“流氓!”老吴极为惊讶,说:“六毛?太便宜了!”
★豫剧念白
有一次开联欢会,轮到讲方言这个节目,黄教授被逼无奈,来了一段豫剧念白:杨宗宝掏出那个雕,那个雕,那个雕翎箭,正中穆桂英那个鼻,那个鼻,那个鼻梁骨。
★俺咋恁不中用类
夜黑,外先,树上有个嘛几扭,一效叫唤一贺晌,青岛起俺爬到树上够它,木站牢稳,一效掉泻来磕住不老盖,快疼死俺了都。胖妮儿要是该这多美,给俺揉揉光把豆不老疼了,俺想胖妮儿想类一贺一贺的睡不啄。
天刚亮俺就窜到她家当院斜货:胖妮儿!胖妮儿! 她一翁门看见俺她的脸可红了,问:恁弄啥类,咋了呀? 俺上去捞住她类胖手说:咱到集上吃油馍。 到了炸油馍摊,俺两手一摸步袋,卓兜空壳喽,诺兜某任扇儿。俺心里骂:去火,钱放在枕头嗲忘带个兔孙了。 俺说:妥!木带钱。胖妮儿说:恁花椒俺类不是?呲闹人! 俺往嗲一估堆不吭气儿了,唉!俺咋恁不中用类?

    亲,您的分享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!
    好评
    唧唧帝笑话网
    关于我们
    联系我们
    栏目
    图片
    段子
    美女
    推荐栏目
    夫妻笑话
    内涵图
    神回复
    微信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