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路繁花相送》by习夜风,是一部热门都市言情小说,主角是夏沐/沈墓,小三怀孕上门挑衅,婆婆竟然因为抱孙子心切,帮着小三欺负她,为了报复,她爬上了总裁的床,做他的情妇,谁知她竟然渐渐的爱上了他这个魔鬼……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!

《一路繁花相送》小说简介

小三怀孕上门挑衅,婆婆竟然因为抱孙子心切,帮着小三欺负她,为了报复,她爬上了总裁的床,做他的情妇,谁知她竟然渐渐的爱上了他这个魔鬼
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注: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,支持原作者。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,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,仅供大家参考。


《一路繁花相送》小说试读

“阳性阳性阳性……这次一定是两道杠!”

我坐在马桶上,不知道第多少次捧着湿乎乎的验孕棒闭眼祈祷,只要能怀上孩子,我愿意折寿十年。

调整好呼吸,不自觉的紧抿着嘴唇,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,看向验孕棒中间显示结果的椭圆形窗口:一……二。

看到第二条粉红色竖杠出现的时候,我连裤子都忘了提,直接从马桶上高兴的跳了起来。

我终于怀孕了!

在走遍了云市所有医院门诊,光检查费就花了2万元之后,我终于怀孕了。

我等不及下班直接打车冲回家,想要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公袁毅。

刚一进门,婆婆就像是站岗放哨的卫兵一样,把我拦在了玄关的鞋柜旁。

“小沐,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婆婆皱着眉头,语气有点微微的抱怨,好像我早回来一点给她造成了多大的困扰。

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婆婆,见她伸展胳膊,还不时的回头去看卧室露着一条缝的房门,像是生怕我闯了进去一样。

“妈,袁毅呢?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他,所以提前请了半天假回来。”

不想跟婆婆多费口舌,我习惯性的将包挂在墙上。

低头去拿鞋柜上的拖鞋,却不妨看见了一双大红的细高跟凉鞋,扎眼的放在我的拖鞋旁边。

心倏地一揪,我知道这鞋不是我的,也不可能是婆婆的……那它只能是另外哪个女人穿进来的。

原本因为怀孕的消息而满脸喜色的我,瞬间黑了脸,连声音都像是带着冰渣似的。

“妈,你让开。”

婆婆的目光顺着我的,瞥向那双红高跟鞋,像是知道再也瞒不住了,于是破罐子破摔似的摊了摊手。

“你既然看到了,那就应该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,别闹得大家都不好看。”

看着婆婆那张褶皱纵横的老脸上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,我抓在拖鞋上的手蓦地攥紧,咬牙将那双红色高跟鞋拿下来摔在地上。

婆婆从没见过我生气,被我的动作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我趁机推开她的胳膊直接冲进主卧。

一个女人正坐在我老公的大腿上,雪白的胳膊紧紧的盘住他的脖子,此刻正背对着我,窝在我老公怀里和他热吻。

老公袁毅的脸被女人披散的长发遮住,但依旧能从他微微蠕动着脖子的动作看出,他吻得很动情。

我甚至看到他戴着结婚戒指的手正旁若无人的探进了女人的裙底。

“袁毅!”

结婚三年,我第一次叫他的全名。

男人的手像是被电击了似的,一下就从女人的裙底抽了回去,然后有些慌乱的将女人从他身上推了下去。

“哎呦!”

女人摔到地上大叫了一声,刚好被追着我进来的婆婆听见。

婆婆立马跑上去宝贝一样的扶着女人起来。接着便瞪圆了眼睛,朝我戳着手指,骂道。

“你这个丧门星,怀不上孩子不说,还这么歹毒,是不是非要我们袁家绝后,你才高兴!”

“人家小雨是看我这个老太婆可怜,才同意不要名分替袁家留个后!你有什么资格推她……”

我被婆婆的话气到极致,反而哧哧笑了起来,怒红着眼睛,扭头瞪向一旁满脸唇印的袁毅,用讥诮的语气,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。

“袁毅,你,们,一,家,真,让,我,恶,心!”

袁毅有些慌乱的去摸我的手,想要拉住我。

可我却闻见了那只手上龌龊的酸味,立时厌恶的瞪他一眼,冷冷的抛下一句“别碰我!”然后转身跑掉。

临出门的时候,婆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“要不是袁毅一直护着你,我早就把你这个连孩子都不会生的**赶出去了!”

“你今天要是不跟小雨道歉,以后就别想再进这个家门!”

听完婆婆的话,我蓦地停下脚步,豁然转身,走到那个名叫小雨的女人面前,扬手直接给了她一个耳光。

“啪!”

叫小雨的女人根本没想到我敢当着婆婆的面扇她,捂着脸和我婆婆一起愣在当场。

“你不过就是一个想借生孩子插足上位的第三者,今天你毁了我的婚姻,明天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!”

“嫂子,你误会我了……”

女人有些委屈的低着头,婆婆的声音却猛地提高了八度,对着我破口大骂。

“*****子还敢动手,我明天就让袁毅跟你离婚!”

“呵呵……钟翠萍(我婆婆的全名),我以前由着你骂我,不是我软弱,是我看在你儿子的情分上让着你。”

我冷冷的盯着泼妇一样的婆婆,声音不大不小,却刚刚好让卧室里的袁毅也能听见。

“如果是今天以前,他袁毅只要说一句,他想要孩子,我立马净身出户跟他离。可是,你们母子竟然恶心到背着我找了一个女人,在我的床上替他生孩子。”

我说这些话时,异常的冷静,每一个字都好像是从牙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一样。

语气可怕得,让我那个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婆婆,止不住的往后趔趄。

看着婆婆害怕的眼神,还有面前这个故作柔弱圣母的第三者,我弯了弯唇角。

用我这辈子最轻的声音,最慢的语速对那个始终躲在卧室里不敢出来面对我的男人说。

“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