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家,灯火通明。

欧式风格的别墅内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。

“订婚宴的请帖设计,是用蔷薇花还是玫瑰花?”方妈妈笑着拿给一旁的方晓棠看。

“妈,您决定就好。”

轻咬嘴唇,桌下,女孩细白滑腻的手指扭在一起,内心纠结。

方晓棠是王家的养女,抱回来,就随了养母的姓氏。

方妈妈带着金丝花镜,翻看手里的老皇历,“日子就选在下个月初五吧,小棠觉得如何?”

瞟了一眼心不在焉的方晓棠,大姐王晓芸坐不住了,“妈,怎么回事?准女婿跑哪去了?我们等了这么久,他倒好,玩起了失踪,订婚这么大的事,他不在场怎么能行?”

方夫人瞪了她一眼,侧过身,和小棠解释,“小棠,庭轩打过电话了,说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合约要签,实在抽不开身,你陆伯母、陆伯父又在国外,订婚就由妈来做主吧,你看怎么样?”

方晓棠点了点头,嘴角努力勾出一丝弧度,“麻烦妈了。”

“你这丫头,跟妈有什么好客气的,都是自家人。”方母欣慰的抚了抚晓棠的秀发。

方夫人眼角有些湿润,目光落在方晓棠略显稚嫩而又清秀的脸上,她这小女儿,粉嫩嫩的,非常漂亮,马上就要出嫁了,还真有些舍不得。

被人盯着看,方晓棠有些不自在,心绪也无法安宁。

抬起头,刚想和妈妈说点什么,一双森冷深邃的眼眸,撞进她的视线。

方晓棠一惊,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身材挺拔,唇色煞白。

黑色长款风衣,五官俊美帅气,面色寒冷的走进客厅,这个男人,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骇人的寒意。

凛冽严峻,冷酷至极。

似乎能将空气都凝冻成冰。

如此强大的气场,让王家所有人皆是一愣。

“明轩回来了!。”方夫人最先反应过来,微笑着走上前。

“大嫂。”男人颔首,目光落在请帖之上,墨眸中蕴藏寒意,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。

“老四啊,你回来的正是时候,正巧赶上庭轩和小棠的订婚宴。这回,可要在国内多呆两天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面无表情的回应一声,接过请帖,冰冷的目光,扫了眼沙发上的女孩。

小棠不敢抬头,手指搅着衣服下摆,死死的咬着嘴唇,直到唇瓣变为青色,也没松开。

方夫人叮嘱,“明轩,坐了一天的飞机,累了吧,快上楼休息一会儿。”

王明轩点了点头,沉默不语,脸色冰冷的朝楼上走去。

“妈,四叔这是怎么了?脸色这么难看。”王晓芸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“不会是国外的项目没做好吧。”

“唉…..”方夫人叹气,“谁知道呢?”

沙发上的女孩,脸色苍白如纸,额头上,布满了细细的汗珠。

二楼。

拐角处,红色的请帖被骨节分明的大掌随意扯开,“顾庭轩先生与方晓棠小姐的订婚宴”几个烫金大字,让男人的脸色瞬间阴沉到可怕。

握拳,有力的骨指狠狠一攥,红色的请帖米分碎成了一片,一片的。

被丢进垃圾桶里,那四碎的猩红,血一样,格外刺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