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林雨欣在被水压抢打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林雨欣一瞬间的绝望,随后林雨欣也不再挣扎,静静的躺在了地上。瞬间脖子上面没有力道了而我也站不起来了,身子不稳的一下子倒在了地上,金胖子在看到我坐到了地上,连忙向我跑来,紧张的问道:“罗森,你还好吧?你没事吧?”

太岁俗称肉灵芝,很值钱,传说吃一口能活几百年,终生无病。

可阴阳家里面又说太岁很邪,常常有犯太岁一词。

我叫罗森,正在读大二,但是我私底下也自己创业,做太岁的生意。

我不信邪,有个人告诉我,卖太岁的时候,要小心。干一行信一行,有的太岁不敢碰。

我当时问他是什么太岁,他却告诉我他也不知道,因为看见过的,都死了。

我只是笑了笑说,既然都死了,那怎么还会有人知道这个消息?都是吓人的。

——这是前言。

现在刚刚是六月初,太阳火烧火辣的就像烤火炉。

在中午刚刚下课之后,我接到了老爸的电话,他告诉我他栽树的时候挖到了一个东西,肉呼呼的,好像是太岁。村子里面有个人想花五万块钱买,他没同意,让我赶紧回家看看……

太岁俗称肉灵芝。一斤太岁,就值上万块钱,一个完整的太岁不会低于数十斤。

所以我直接就定了机票,连假都没请,就踏上了返乡之程。

等到我赶到家里面的时候,已经是当天晚上十二点了……

我家的灯,依旧通明通明的照着……而且一进屋,就听见了鼎沸的人声……

我一眼就看见了喝的酩酊大醉的老爸,还有几个亲戚……

我马上喊了两声爸妈,我回来了……

醉醺醺的老爸从桌子旁边爬了起来,一边嘴里面胡乱的说着我儿子来了,一边过来拉我,把我带到了屋子里面……

这个时候,我才看见在屋子墙角的位置,放了一口大缸……

一米大的缸里面,已经接满了水……

在白色的节能灯的灯光下,能够清晰的看见,水下面有一块很大的白色的固体,静静的躺在那里……

第一眼……我就确定下来,这就是一块太岁!而且还是太岁里面,品质最好的白太岁!

常言道财不露白……当时我就有些恼火爸妈把亲戚朋友都弄来了。

想办法把这些喝醉的亲戚给送了出去。等到家里面没有外人的时候,我才安心下来。把缸里面的水倒掉一半之后,露出来了半个太岁……

白色的太岁,表皮格外的细嫩……我用手去碰了碰,很有弹性……

我呼吸都急促了起来,老爸还在问我,怎么样,值多少钱……

我害怕吓到老爸老妈,就说现在还不确定,但是重新给家里面修一栋房子肯定够了……

老爸的酒当时就醒了不少,一直傻笑……

我让老爸老妈赶紧去休息。

而自己却站在大缸旁边久久不能平静下来……

之后我把这个太岁卖给了一个合作过的老板,七位数。我给了爸妈二十万,不敢说太多,怕招人惦记。

最直观的全村的变化,几乎家家户户都上山找太岁,我当然也在此列当中……但是这一次,没有任何人有收获……

时间过了小半年。中途也卖了几个大单子,赚了不少,可我再也没有碰见过像是我爸挖出来的那种太岁……

之前买太岁的那个老板,则是一直让我想办法再给他找一些好货色……

有钱在面前,可是赚不到……我差点急白了头发。

刚好就在这个时候……我又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这个电话,是我妈打过来的。

老妈告诉我,又有人挖到太岁了,是村头孔二狗家里面……有好多买主慕名过来想买,但愣是一个都没成。

我心里面有些隐隐的兴奋……

我现在手头上是有些钱的,先看看孔二狗太岁品质怎么样,要是能赚一小笔……也足够乐呵的。

这一次回家的时候,我带了一个人。

金胖子,我的舍友。